想不想试一试?用远古文字写篇“小作文”

  今年是甲骨文发现120周年,但遗憾的是,这些刻在龟背兽骨上的神秘文字至今都没有被完全破解。远古人类遗留下来的信息需要一代代人耗费心力去发现,如何用现代化手段记录这些“画”一样的文字成为挑战性课题。记者获悉,近日随着《甲骨文六位数字码检索字库》出版,甲骨文终于可以用电脑输入了,更牛的是,即便是看不懂甲骨文的普通人,摘抄500字也可以通过这本字库学会检索、输入,500字美文你想不想试一试?

  甲骨文是距今3000多年的商代王室贵族占卜和记事文字实录,因其镌刻、书写于龟甲与兽骨上而得名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海内外约有16万片甲骨文,共有单字4000多个,但已释读字仅1000多个。因为大半甲骨文还无法识别,当前学者只能把它们记录在字典附录中存疑待考。

  和识别甲骨文一样存在困难的是,是如何将这些古文“信息化”保存。甲骨文大量是象形文字,没有现代汉字一样的标准字体和横竖撇点折等相对规则的笔画,而且一个甲骨文字有时又有多个不同的异体,互通互用的情况不少,所以五笔字型输入法没有办法套用到甲骨文上。同时,大约有一半以上的甲骨文是失传字,它们的读音未知,要对已失传的甲骨文进行拼音编码也无法实现。

  《甲骨文六位数字码检索字库》的责任编辑,四川辞书出版社杨波告诉记者,过去,图书排版遇到甲骨文通常需要重新造字或编辑字形图片,非常费事,还容易出错。

  为破解这一难题,今年77岁的刘志祥(曾著有《陕北人学说普通话要点陕北方言和民俗词汇集》等著作)从2000年起研究甲骨文编码。他告诉记者:“甲骨文虽复杂,但它的笔画结构只有三类:封闭曲线笔画和其延长线结构、交叉笔画结构、离散笔画结构。根据这些特点,我们编制出一种全新的甲骨文字形编码六位数字码,类似于汉字检字的四角号码。”

  编码取得突破后,2005年刘志祥又和尹奎英博士合作。想不想试一试?用远古文字写篇“小作文”作为14所的女博士,尹奎英在南京研发领域名气不小,其开发的“灵犀手”等科技成果备受业界关注,她的加入直接推动了甲骨文编码软件的出炉。2009年,刘志祥、尹奎英、刘晓戎三位发明人向国家专利局申报了《甲骨文六位数字码输入法》专利申请,2011年获得专利授权。2019年,优秀散文大全在甲骨文发现120周年之际,关于爱情的散文甲骨文电子字库的文字版《甲骨文六位数字码检索字库》终于出炉。

  记者看到,《甲骨文六位数字码检索字库》中,每个编码后都附有对应的甲骨文、汉字、出处、备注等,就像一本说明书,方便读者对照查阅。扫描书后面的二维码,就可以下载输入法软件,对照说明书,就可以敲击键盘创作甲骨文版的“小作文”,别有一番乐趣。杨波说:“这本书为古文字信息化处理提供了工具,即便使用者不认识甲骨文也可以检索或输入,让学习甲骨文不再是一件难事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甲骨文是最早成体系的汉字,其研究意义深远。但是国内对于甲骨文的释读工作,目前处于瓶颈期。早期比较容易破解的字已经破解了,剩下的都是硬骨头。2016年,中国文字博物馆曾发布“悬赏公告”,宣称对破译未释读甲骨文并经专家委员会鉴定通过的研究成果,单字奖励10万元,从中可见一斑。

  破解难点不仅因为其年代久远,更是因为很多甲骨文时代使用的器物,如今已经消失了,因此由这些器物象形而来的文字,如今很难辨认出来。《甲骨文六位数字码检索字库》的出炉,对于未来人类通过计算机、大数据等新手段破译甲骨文提供了想象空间。

  但在刘志祥眼中,《甲骨文六位数字码检索字库》的出炉只是阶段性成果。他告诉记者,据罗琨著的《甲骨文解谜》记录,目前甲骨文单字在4672个。但是甲骨文的特点是,因为它是原始形态文字,没有标准字体,所以异体字特别多,光一个“福”字,就有100多个异体字,所以总数庞大。目前,对甲骨文记录比较全的版本是郭沫若、胡厚宣编辑的《甲骨文合集》,共20大册。“但我们编的《甲骨文六位数字码检索字库》目前只收录了四川辞书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《甲骨文字典》中的8703个字,此外检索《甲骨文合集》前六册半,逐页、逐片、逐字检索了20000余片,又收集到约9100字。剩余的13册半需要动员大量的人力、物力來完成。”他说。

  据估算,要将《甲骨文合集》全部录入电脑字库中,字数将是现在的34倍左右(包括异体字)。对于年逾古稀的刘志祥来说,未来需要更多有开发能力的單位加入合作,共同完善甲骨文输入法软件。他说:“我希望以社会效益为主,有人能把这个工作接下去完成,不要前功尽弃。”

  南京报业传媒集团行风监督电线 本报投诉举报电线 电子邮箱:[emailprotected]